嘟文字

其实米老师写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文字。
查看介绍

《比远方更远》独奏独唱版

http://www.xiami.com/song/1774169700

虾米独家发布

词曲/演奏/演唱/录音/混音:林笛


比远方更远
沉默的地平线
从任何一端眺望
不缩短也不伸延

这是你
故意安置的
一个所在
竟成了凝固的终点

于是我
穿梭时空的思念
失去了魂魄地回旋

比远方更远


《地狱里的一次出行》


突然落入尖刀锯齿满布的山谷

此起彼伏的利刃撕裂我的神经

黄昏时刻

满街的人身着钢铁盔甲相互碰撞

每一声坚硬锐利的惨叫都推我入烈火喷涌的熔炉


让我去吧

投身于烈火之中

这脆弱不堪的身体

融化那些细致敏感的经脉回路


这些施暴的声音粉碎着我

蘸着我的脑浆幸灾乐祸

傍晚的地下管道内

蚂蚁们铺天盖地倾巢而出

城市被密密麻麻的细菌斑点覆盖

需要压路机来碾压

需要轰炸机来扫射

最需要的是给我脑袋上来一枪

瞬间进入黑暗的沉寂

或者就让我在这动弹不得的困境

被魔鬼喉咙里发出的刹车声刺翻在地


我宁可就这样

在地面上被碾成泥浆

只要能失去听觉,嗅觉,视觉,触觉

这些敏锐的感官曾让我多么骄傲

此刻只愿它们统统停止接收

而十小时后

地面上留下恶魔狂欢的印记

黑夜使城市重新变成静静的墓园

而我从浅埋的墓穴中爬出

不可思议地观看着这尘埃构成的幻境

怎么也不敢相信

我竟然又熬过了一次地狱里的出行


2005.9.7 搭乘高峰期地铁有感

《信仰》


我在过往的阴影里爬行

如初春里倦怠饥饿的野蛇

濒于凋零的失重躯体

无法再直立行走


我记得我曾是人

从飞驰的火车上跳下

简单包扎受伤的脚踝就奔向远处深色的丛林


我仰视高耸的冰山从不畏惧

即使脚下危险的裂缝伸展

踏空一次就将尸骨无存


我的肢体已然僵硬

命运却仍在我手里

每一分钟    令人晕眩的飞快自转着

呕吐  跌倒  再爬起


即使遭受陌生人群中飞来的重击

我仍能睁大双眼朝前走去

四周干扰阻绊的藤肉植物

恶毒的气味也能毁坏最珍贵的记忆


然而 即使我一无所有

我仍能毫无困难地向上飞去

盘旋 坠落 爆破

一再重复的艰难过程

我仍乐此不疲


我所有的勇气 都来源于你

你的光芒指引着我

你的气息将污浊的空气过滤

即使我的鲜血行将流尽  骨骼断裂

只要能再次站到你对面

我就可以微笑

在阳光下微笑  在狂风中微笑

以含泪的眼角撕去愁容的封印


我所有的意念  都坚强地站在心里

即使你面目已模糊  呼吸已微弱

我绝不质疑你的存在

当我爬完这段过往的残垣

从旧日的皮囊中  挣扎着全力蜕变而出

那些痛楚都将镌刻成繁复精致的花纹

表皮之上  血肉之下

准备着单独而神圣的接见


待你亲吻过我沉默哀痛的额头之后

再赐予我甜美深沉的长眠


2005.10.27


      倾听


  你身上的音  都向着远方  

  沿冰河皲裂的缝隙  漏出点滴清脆 

  晨与昏 交易着感动  

  浑然一梦 还痛以尖锐轮廓 

  有墙阻隔 许多  

  花纹和人脸依稀 随呼吸起伏 

  墙阻隔音 人在墙内走动 说话 用水 

  体内浮躁滋生 眼里蕴血 

  无论什么时候 我都在这里  

  不为等待什么 为看时间继续 

  你身上的音 都回到我这里 

  沿着我骨节粗壮的支蔓 悦耳的老去 

  天亮得很早 暗得很迟 

  光线均匀照射 睡眠无法充盈 

  还不到时候 麻木已彻底 

  目力所及之处  

  是灾难 是奇迹 

  我坚持倾听 


2000

《无根之云》MV


词曲:林笛

无根之云 都因那恋旧的梦而聚 
团成思绪纠结不时雨 竟点点滴滴 

无魂之音 任清朗天地亦不成吟 
似那离散之人相思意 

无声之雨 都因那莫名的悲而起 
落入眼底那一潭深井 竟婉转动听 
无论长夜如冰 我只暖这一颗心 
纵然天有难测风雨 我依然坚信 

无魂之音 任清朗天地亦不成吟 
似那离散之人相思意 总千言万语 
总千言万语 

你始终在我心里 无论是否再相遇 
你始终在我心里 同悲同喜 
你始终在我心里 尽管重逢是奇迹 
满天的云都在 帮着我回忆 

你从未真的离去 在我的梦里 
我们的世界在重叠继续 
多么想有一天早晨 
我睁开眼就看到你 

无论长夜如冰 我只暖这一颗心 
纵然天有难测风雨 我依然坚信 

你始终在我心里 无论是否再相遇 
你始终在我心里 同悲同喜 
你始终在我心里 尽管重逢是奇迹 
满天的云都在 帮着我回忆 

你从未真的离去 在我的梦里 
我们的世界重叠继续 
多么想有一天早晨 
我睁开眼就看到你 

再看到你


2014年9月完成

林笛视频制作

Swing Shine音乐作品

来源:嘟音乐

嘟音乐:

《棉草纪》详解


棉草纪是一本原意在描写新石器时代人们生活状态的音画诗篇,这是一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结合,所产生的效果并不是还原过去的景象,而是一种超现实状态下的模拟世界。

该专辑的十一首曲子描写了古人生活中的十一个常见场景。

旱木:描写古人初见鸟雀啄木而产生烟火,进而到学会钻木取火,从而开始了文明的进程。在这首曲子里,非常规的打击乐器是两块木条和砂纸,模拟出钻木的声音。

裂帛:这首曲子有着优雅的舞蹈节奏,描写了富有的人家使用布匹的场景,古人对布的需求不仅是在穿衣家居上,帛是贵重的书写记录用具,比纸张更珍贵,而撕裂布匹的声音也成了这首曲子里最特别的一笔,录音时候要达到撕布和甩布的效果,很是花了一番功夫。

金石女:这首曲子是整张专辑里面音响声部最丰满最美丽的一首,描写的是新石器时代的人类窥见了青铜器时代的美好。用古筝,扬琴,中阮合成的音响近似于唐乐,这和专辑里其它曲子形成了鲜明对比。在青铜器时代最高贵的音响来自编钟,钟磬之声,金石共鸣,绕梁三日。

飞尘逐鹿:狩猎是古人们最常见生存方式之一,围猎时,马腾狗吠,尘土飞扬,发现目标之时却要轻手蹑脚,免得惊扰了跳跃的鹿儿,这首曲子画面感非常强,由竹笛吹奏出鹿儿的跳跃玩耍,众人的喘息表现出追捕时的奔跑和紧张度。

嬉戏:一个大人和孩子玩耍的场面,其中的童声是由半度音乐的老板林小草的女儿桑妮进棚录制的,她有着自己奇特的语言,成人无法理解,却给这首曲子增添了欢乐的气氛。而这首曲子的速度很快,其中打击乐声部有数量众多的小打,演奏起来难度很高。

圈耕:人类最基本的生活模式来源于耕作,这是从洞穴人转入文明人的标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时至今日,地球上还有很多人是在这样地生活着。这首曲子有着悠长的气息,展现了耕作时不慌不忙的动作。

血祭:这可能是古人类生活中一个重要的内容,却在文明社会被彻底摒弃,无论是杀牲畜,或者用童男童女献祭,目的都是为了人类更好的生存。这首曲子头尾很残暴很急速,中间有一段巫师诵咒的段落。在音乐方面,中阮演奏的音型颇为怪异,整首曲子神秘而暴力。

求欢:这是苗族的男女求爱场景再现,据传这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青年男女在野外对歌,歌词含蓄挑逗,互相对唱到面红耳热,情热高涨才一对对结伴而去,这是最原始的求偶场景。在黔东南林笛亲见当地青年男女的对歌场景后,引发了这首曲子的创作。而录音时候,进棚录唱的男男女女都是没有经过训练的半度音乐的工作人员和朋友,哼唱的旋律是林笛一句一句现教的,参差不齐的哼唱感觉更觉真实。

陶彩:这首曲子是整张专辑的第一首创作作品,奠定专辑的基调。当时刘星委托林笛创作一张打击乐为主的世界音乐专辑时,林笛写了10首作品之后被刘星全盘否定。这是林笛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重新写的第一首作品,其中的质朴感觉令人耳目一新,让刘星很满意。而这首作品的特别之处是对陶器的运用。中国古人的制陶术是非常著名的,唐三彩,青花瓷,甚至兵马俑,在很早就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首曲子采用的部分打击乐是花盆和陶器,中间吹奏部分特别使用了陶埙,节奏则是不常见的7拍,也初见林笛对半音叠用的偏爱。

盘地:顾名思义,刚学会了生存下来的原始人们不久就开始了争斗,邻居家的田地比较肥美,就想去抢夺。人类自私贪婪的本性几千年来毫无改变,弱肉强食,终究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无法避而不见。这首曲子以古筝和中阮开始,打击乐跟进。特提一下,因为整张专辑的概念是先民时代,在中国音乐发展史中比较靠后引进的琵琶和二胡等乐器就没有出现,古筝和中阮作为主打弹拨乐器。而人类历史上首先出现的乐器当是骨笛,因此专辑里吹管乐器是重头戏,录制全部竹笛,箫,埙等吹管乐器的演奏员是上海民族乐团演奏家刘一,因为专辑里所有的曲子都不是传统音阶,非常难吹。以刘一的高水准,他一个人整整录了十个小时才把全部曲子吹下来,录音结束后他的手冰凉,对林笛说,你还能写得再难点吗?

捣米:选这首作品在专辑里收尾,是因为它的温和隽永,值得回味。正如所配四言诗描述:谷实丰收,轻吟缓歌,以木舂缸,乐在其中。丰收时刻,全家老小一起来舂米,庆贺今年有粮,当是古人最心满意足的时刻,随性哼出的歌谣也满是喜悦。



凌晨三点 3 AM   4’44

(写给2001年捡到的猫咪小白)

2002年作品

词曲:米亚嘟嘟


凌晨三点站在阳台上看风景

天上有人匆忙赶路背着手风琴

怀里温软的猫咪闭上了眼睛

对面小学的工地上闪着绿光影 

傍晚的时候天上有很多云

飘来飘去的兔子,飞机和鲸鱼

有人在夜里也曾向我提起

你错过了海豚真可惜 


十个月前我捡了一只猫咪

它喜欢在睡前咬我的手臂

我忍着疼  听它象我一样叹气

现在它也喜欢  在阳台上看风景 


时间流逝我还是一个孤魂

没有一个朋友没有一个鬼魂

夜晚抱紧我也抱紧了我的猫咪

它就是我下辈子要变成的东西 

某天路过那座墓碑一样沉默的大楼

看到有个人抱着猫在阳台上看风景

来生我将变成一只猫

在城市上空跳伞



《迷路新娘》音乐小说 

第捌章   慕拉沙贝大战

  清晨,依兰依兰被惊天动地的嘶喊声惊醒,她和留守阿加里亚莱的一些老人和孩子一起登高远眺,只见前方沙土飞扬,直上云霄,将大半个天空遮蔽。依兰依兰重又上路,向着那杀戮之地。尽管阿加里亚莱女王邀请她留下,她却执意要完成自己的使命。

  昨夜,她梦见自己又回到了家乡,在海边的沙滩上,穿着旧时的衣服和阿雅阿郎一起挖贝壳,掏沙洞里的小螃蟹。阿妈在厨房里做着新鲜的菜肴,等阿爸打渔回来,阿爷阿奶一起在花园里散步,阿哥和嫂子抱着新生的婴儿,个个脸上漾溢着欢笑。这时,村口的大路上飞驰来一匹骏马,马上的男子怀里抱着一个新娘打扮的少女。依兰依兰跟着村里人跑出去,看到那女子正是自己的阿妹,她的嫁衣破旧不堪,被撕扯成了千条万缕,再看阿妹,面色苍白,呼吸全无。阿妈和阿奶扑上前大哭,全家人围着阿妹悲痛欲绝,只有依兰依兰心里疑惑着,出嫁的不是自己吗?她向送阿妹回来的男子询问,却看到他深黑色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依兰依兰不由得叫道,让我去吧,让我去拉卡玛城换阿妹吧。男子转身扬鞭而去,依兰依兰骑上白娜玛追赶着,白娜玛慢慢腾空而起,依兰依兰在天旋地转中失去了知觉。


     拉卡玛大军犹如黑暗的风

     所到之处沸腾起厮杀的尘土

            他们刀剑锋利,冷酷无情

     将多少血肉之躯,斩于马下

             英勇的女战士前赴后继

             誓将尊严和生命

             留在这慕拉沙贝平原上

  

             拉卡玛军前飘扬的黑幡

             炫耀着暴虐武力的统治

             硝烟弥漫在生灵涂炭的瞬间

             绝望压迫着大漠女战士

             看那鲜活人墙,崩溃倒塌

             多少鸟兽惊散,河川倒流

             就在这慕拉沙贝平原上


               忽然之间,雷电交加

     天神震怒,狂风横扫

     拉卡玛大军迷失方向

     自相残杀,尸横遍野

             在这莫拉沙贝平原上

  

     慕拉沙贝

     从此你将白骨为土

     血肉为泥

     慕拉沙贝,

     你这被诅咒的土地

     慕拉沙贝

        

来源:嘟音乐

嘟音乐:

《迷路新娘》音乐小说 

第柒章   爱   

   这个夜晚,依兰依兰站在阿加里亚莱的城楼上,向那黑衣男子挥手道别,他在队伍中频频回头,深黑色的眼睛令人沉醉,尽管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依兰依兰知道他能洞悉她的心灵。

那个瞬间,远处黑紫色的天幕,被大军手执的火把照亮。依兰依兰的心里第一次滋生出了某种东西,在她还不明白这是什么之前,她却要将它遗忘。

   

          爱  是一个梦

          不醒的梦 

          在传说中


          虽然我的心在燃烧

          却感到孤独

          深深的孤独


          爱  在静静等候

          一辈子等候

          在传说中


          虽然我的心在颤抖

          却没有自由

          身心的自由


          也许直到生命尽头

          我才会知道

          爱不是梦


          轻轻向着你挥手

          一步一回头

          一步一回头

          把我的梦留在身后

          从此不做梦

          从此不做梦


《迷路新娘》音乐小说 

第陆章   阿加里亚莱


   大漠之女,阿加里亚莱,

   从古至今,有谁撩开过你神秘的面纱

   沙漠女神,阿加里亚莱

   天南地北,有谁战胜过你神奇的弯刀

   

   如果炙热阳光射伤了你的双眼

   你会用更强烈的光芒回敬它

   如果残暴风沙卷走了你的家园

   你会用更丰饶的绿洲藐视它

   

   大漠之女,阿加里亚莱

   自从你来到这戈壁滩上

   神鹰骏马,牦牛苍狼

   一个古国的文明就写在你脚下

   

   如果邪恶的人想诱惑你

   就脱去盔甲展现你圣洁的身体

   如果贪婪的人想强占你

   就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渗进土地

   

   沙漠女神,阿加里亚莱

   拉卡玛的军队纵然暴虐

   大漠女儿们却英勇无敌

   跨上战马,刀已出鞘

   当你们战死沙场

   你们的魂灵将上达天堂

   

   阿加里亚莱

   阿加里亚莱

   ……

   ……

   

   目送阿加里亚莱出征的大军消失在地平线上之后,依兰依兰终于明白,女人有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来保卫自己的家园。她的双手也有力量和命运搏斗吗?她不知道。

   听着阿加里亚莱的战歌,依兰依兰浑身的热血都沸腾起来,那些英勇的女战士中,也有一些是远嫁的新娘,曾几何时,当她们背井离乡向拉卡玛城前进时,心里也许还怀有甜蜜的幻想。但拉卡玛,这个罪恶的城邦,将少女们的肉体和精神彻底摧残,待她们生下后代,就将她们抛弃在秃鹫和豺狼出没的荒漠。

   沙漠女儿国阿加里亚莱,一个在沙漠深处的绿洲,自古以来养育了多少英勇无畏的儿女,沿袭着武艺传女不传儿的传统,女子担负起了保家卫国的重任,男子出外经商游历,搭救途中所遇陷入困境之女。

   拉卡玛对阿加里亚莱的丰饶垂涎以久,两国开战数年,拉卡玛城没有讨到半点便宜,阿加里亚莱却联合了几个饱受拉卡玛欺凌的小国,准备在慕拉沙贝平原与拉卡玛决一死战。

   而依兰依兰到达之时,正是决战前夕。


《迷路新娘》音乐小说 


第伍章   失语丛林


  一团奇异的香,沁入心脾,身体变得温暖,四周缤纷绚烂的漂浮物,慢慢盘旋上升,数之不尽的朦胧光团一闪一亮,落在皮肤上,瞬间就化了。

  这仿佛是海底世界,缓慢的空气像水波一样,承载着肢体的运动,那些舒展翅膀的鸟儿们,飞翔得悠然自得,那些蔓延攀附的植物,都有着长长的须茎,摇曳扭动如少女的曼妙舞姿。

  一些音乐,零星散乱的,曲折婉转的,腾云驾雾而来……依兰依兰醒过来,分辨着细微的震颤,似乎有人用含混不清的声音在问,“你是谁?来自哪里?要去哪里?”依兰依兰想回答,却蓦地看到白娜玛的背上长出了双翼,慢慢飞上了半空,她着急起来,想要唤回马儿,却说不出话来,耳边那奇异的声音犹如一个个水泡,鼓胀着跃入空中,又一个个破了。依兰依兰在丛林中奔跑,追赶白娜玛,双腿慢慢腾空,她大惊,跌落地面。

  这时,面前出现了一名男子,他黑巾裹面,全身盔甲,一双深黑色的眼睛牢牢地盯视着依兰依兰,慢慢向她走近。不知为何,依兰依兰不再慌张失措,即使被这陌生男子拉着手走向不可知的去处,心里也毫无畏惧。

  渐渐地,天色又暗了下来,音乐声和迷幻的光线都消退之后,依兰依兰走出了丛林。

  眼前,是片无垠无际的大漠,只有天上那颗硕大的月亮,孤独地挂在半空。

  依兰依兰怔怔地望着这片陌生荒凉的土地,身边的男子却摘下蒙在脸上的黑巾,将手指放到嘴边,长长的呼哨着,转眼,一匹黑色的马旋风般出现。男子将依兰依兰拉上马去,两人直向大漠的深处奔驰而去。


《迷路新娘》音乐小说 


第四章    谜语铜镜


  是夜,依兰依兰焚香沐浴,将新娘服饰整理一新,虔诚地走向铜镜楼。

  在推开门的一瞬间,依兰依兰仿佛听到了一声叹息,当她秉烛在梳妆台前坐下的时候,镜中映出的面容陌生而美丽。

  按照村中老者的指示,她默默地在心里求问:请告诉我,我的未来会怎样?我的爱人又在哪里?

  子夜时分,风把窗前的珠帘吹动,静静的屋里,合着依兰依兰的心跳声,三面铜镜开口说话了。

      对面头戴花冠的新娘  幸福就象那鲜花一样

      肩上披着红霞的新娘  命运也会落在你肩上

      手上的戒指闪闪亮   爱人却在迷雾山上

      脚上的银铃叮叮当    跟着风行走在沙上


      穿上绫罗绸缎的新娘  是否觉得身上有些凉

      插上金银发簪的新娘  是否留恋青涩的模样

      胸前的宝石闪闪亮   爱人却在战乱之乡

      窗外的白云千般样    想家时候就看天上


  三面铜镜的声声叹息,使依兰依兰心乱如麻,那谜语般的回答,未来仿佛笼罩在厚厚的雾里,即便将灯火拨亮,也无法看清楚。

  依兰依兰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了铜镜楼,找到白娜玛,没有向阿莲和村里人告别就在黑夜中离去。一路上,她反复揣测着铜镜所说的话,心神恍惚,不知不觉竟偏离了大道,进入了一片丛林。

  那以后,她枕着行李包裹,紧紧靠着白娜玛,在一片深邃幽暗中昏昏睡去。

 

大海

Swing Shine翻唱的一首经典法国歌曲,林笛填词演唱


大海 

大海,这片银色光芒 
照亮了午后忧伤 
浪花中依稀可见 
小美人鱼的脸庞 
闪着泪光 

大海,今夜对我歌唱 
明天将一切遗忘 
纯净的天空里 
飘来飘去的云 
却带着惆怅 

大海,我愿和你前往 
那无边无际的梦乡 
永远不再悲伤 

大海,今夜对我歌唱 
明天将一切遗忘 
永远不再悲伤 

大海,这片银色光芒 
照亮了午后忧伤 
海风吹来一首歌 
抚慰了我的心灵 
我从此不再悲伤 
---------------------------------------------------------------------------- 

大海,今夜对我歌唱 
明天将一切遗忘 
所有悲欢离合 
像来来往往的船儿 
消失在远方 

大海,我愿和你前往 
那无边无际的梦乡 
永远不再悲伤 

大海,这片银色光芒 
照亮了午后忧伤 
海风吹来一首歌 
抚慰了我的心灵 
我从此不再悲伤 

这并不是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梦,也不是旧世界的迷生醉眠,这是崭新的上海与巴黎的相遇相识,一种渗入骨髓的会意知心,不需要言语传递的城市之间共享的秘密。假如上海40年代十里洋场的歌手遇见巴黎街头咖啡馆的吉普赛爵士音乐家,假如那一切是真的,那么熟识的旋律和新鲜的律动塑造成型,自由愉快的音乐风貌一改往日的沉迷与惆怅。六首旧上海金曲与六首法式香颂加两首原创作品,这就是这一张混血专辑带给你的。

8月10日专辑首发音乐会 http://www.douban.com/event/19254221/

LD画室:

Swing  Shine 《当上海遇见巴黎》

这一张专辑的曲目是Swing Shine制作的两张专辑中精选出的,每一首歌都由法国音乐家Jeremy Lasry编配,吉普赛爵士的情调,混合中国元素,是一张混血音乐专辑。

在大胆改编了一些老上海金曲之后,林笛还把几首经典法国香颂名曲填上中文歌词,让法国名曲的旋律也可以在中国人的环境里慢慢流传。

最后要提一下唱片封套,整张唱片的美术作品都是由Jeremy的已故母亲Matine三十多年前制作的拼贴艺术,已经泛黄的旧杂志经过拼贴整合,焕发了新的光彩,因此也将这张专辑献给Jeremy的妈妈。

曲目:

01蔷薇处处开 Roses Spread Out Everywhere

02巴黎天空下 Paris Sky

03一千颗银色的眼泪One thousand Silver Tears

04四季歌Four Seasons Song

05大海La Mer

06真好So Good

07歌女之歌Song of the showgirl

08他爱我He Loves Me

09天涯歌女Songstress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10玛格丽特花Marguerite

11月圆花好Elixir of Love

12清晨的幻觉Morning hallucination

13假如我是真的If i am real

14黄昏时突然下起了雨Suddenly began to rain at dusk



林笛的音乐:

选自Swing Shine《无根之云》专辑

词曲:林笛


悲哀的唱着歌的孩子 一个人走在街上
想象孤单地离开了家 没有人为他牵挂
走失的阳光 黯淡的目光
美丽的梦乡 有人在歌唱

寂寞的唱着歌的孩子 一个人躲避忧伤
幻想愉快地跳着舞 就能到达天堂
灰色的世界 沉默的广场
流动的故事 孩子在歌唱
悲哀的唱着歌的孩子 一个人拒绝玩耍
那被称作明天的玩具 静静放在一旁
迟钝的心灵 透明的眼睛
失望的边缘 恐惧在歌唱

寂寞的唱着歌的孩子 垂下了硕大的头
麻木地睡在无声世界 表情像大人一样
他疲倦了 他明白了
他心里的音乐 别人无法听见

他疲倦了 他明白了
他心里的音乐 别人无法听见
他疲倦了 他明白了
他心里的音乐 谁也听不见

《迷路新娘》音乐小说 


第三章

高地山歌


  另一片大陆,另一方山水。

  遮着盖头的新娘,独自站在西去的路上。

  迎亲的队伍不见踪影,从早到晚,前方大路上空无一人。

  依兰依兰跨上白娜玛,心里谨记阿妈的话,“只要向着太阳落山的方向一直走,就能到达拉卡玛城。”

  四周渐变的风景,面貌迥异的风土人物,年轻的新娘,为一个陌生的命运飞奔,在她少女的憧憬中,远方有时也会变得绮丽多彩,头顶上,从家乡海蓝色纯净天空飘来的白云,随着道路延伸,也熏染变幻出了各种颜色。

  某一天,行到一片绿色高地,只见丘陵起伏隆起,耕田层层叠叠,漫山的碧绿中植物茂盛,果粮喜人。依兰依兰禁不住驻足观看,这苍翠的山岭,明澄的溪流亲切而动人,令人想冲破喉咙地喊上几声。不远处田垄上走来了一群外族妇女,她们衣着鲜亮艳丽,行动轻盈,与这绿色世界浑然一体。

  依兰依兰待她们走近,便上前打听前往拉卡玛城的道路。忽然,妇人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依兰依兰仔细看时,竟是村中几年前嫁出去的阿莲。两人相见,欢喜之泪夺眶而出,一时间,千头万绪无法开解,只找个地方并肩坐下,耳旁,外族妇女唱起了爽朗明快的山歌。

  歌词大意:传说中的拉卡玛城啊  远在天边哎

       只有天上的雄鹰啊   见过它的城墙

       那里人们不愁吃穿啊  喝的是穷人的血

       不如咱勤耕劳作快活啊 山野里放歌   


       南方来的新娘子啊    心里忧愁哎

                      只有海里的母蚌啊   能带回思乡的泪

                      若想恩爱夫妻白头老啊 哪里都有好儿郎

                      不如跟咱来摘瓜采果啊  装满他一筐


       撒来,撒来,撒来……

       撒来,撒来,撒来……

        

       人说女人生来忙婚嫁

       咱说不播种哪有好收成

       人爱富贵悠闲春梦长

       咱爱这自然天地美如画

        

  看着妇女们欢快地劳作着,不知不觉天色已晚,阿莲便带着依兰依兰回到村里,两人有说不完的话。几年前,阿莲远嫁途中染上了重病,拉卡玛来的人不为她医治,竟将她抛弃。她流落到此时已奄奄一息,多亏这里的人救了她,病愈之后她便留了下来,嫁人生子,日子过得和和美美。虽然违背了族规,她再不能回归故乡,但她已爱上这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绿色高地,把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家。

  阿莲劝依兰依兰留下,既然拉卡玛无人前来迎亲,一个弱女子孤身上路,危险重重,还不如留在这里自耕自足,幸福握在自己手里。

  看到阿莲这般和睦幸福的生活,依兰依兰着实为她高兴,但自己的路才刚开始,她所能做的就是顺从命运,何况,那和家人永远分离的残酷,是她万不能承受的。村中老者告诉依兰依兰,村北有一座旧楼,原是位女先知所住,她仙去后,留下梳妆台上的三面铜镜,就成了村里人求疑解惑的灵物,依兰依兰的命运,或许能从铜镜所说的话里透露一二。

  依兰依兰当夜便决定前往。


林笛作品 《两个人的房间》

选自《秘密花园的邂逅》

2003年作品 
2008年重新录音 
词曲:林笛

   
  从这里到视线尽头 是两个人的距离 
  天花板反射的光 穿透你的身体 
  眼睛合上 影像残存 
  你默默无语 将我囚禁 
   
  我已经忘了 窗外也有风景 
  地上飘散着 撕下张张日历 
  我在你眼里 寻找失落的记忆 
  你在我眼里 看到封存的秘密 
   
  两个人的房间 寂寞的风来回地吹 
  两个人的心里 自己坐在自己的世界 
  两个人的房间 暗淡的生命悄然流逝 
  两个人的心里 再也装不下对方的孤寂 
   
  玻璃杯碎了 停留清脆的声音 
  电视机开着 没人认真去注意 
  点燃蜡烛 看火焰死去 
  轻碰触嘴唇 礼貌地拒绝了吮吸 
   
  两个人的房间 
  两个人的心里 
  两个人的房间 
  寂寞的风来回地吹 


《玛格丽特花》MV

Swing Shine上海香颂作品

词:林笛

我看见 小小的玛格丽特花 
开放在路边 
明天即将凋谢 

它曾经 开满了我心间 
当我们深深相恋 
它在阳光下摇曳 
无论世界怎么变 
它始终散发着香味 
让人无法忘却的爱的香味 

这一朵 小小的玛格丽特花 
开放在路边 
带我回到从前 

但时间走 走得快如闪电 
转眼之间 我们再不相见 

我看见 小小的玛格丽特花 
它脸上的微笑 
像是永不凋谢 

这一朵 小小的玛格丽特花 
开放在我心间 永不凋谢 

《迷路新娘》音乐小说

第二章    嫁 

     
     那一天午后,拜过祖先的宗祠,喝了碗家乡的清茶,依兰依兰在父母面前叩了头,含泪上了花轿。 
    海岸一带,繁花嫩草滋长得茂盛,椰树和棕榈快活地摇摆枝叶,仿佛也要加入送嫁的人群。而那清雅秀美的新娘,端庄地坐在花轿内,身体合着轿夫们的步伐微微晃动着,心情却十分沉重。 
    在祠堂里,族长告诉依兰依兰,这片海岛是伟大的拉卡玛王赐予先祖,让他在这里繁衍后代,为了向拉卡玛王表示感恩和臣服,先祖便每年挑选健康纯洁少女远嫁拉卡玛城。两族通婚历史久远,凡远嫁少女,由族人置办嫁妆,送出海岛,拉卡玛城派人迎亲,到达拉卡玛城之后,由国王指婚,嫁于该城适婚男子。远嫁新娘为拉卡玛城的丈夫生育后代之后,即可回乡探亲,若中途脱逃,另嫁他人,或无法生育,则成为族中罪人,再不可与亲人团聚。 
    依兰依兰这才明白阿妈为何要哭泣。突然间,远嫁变得清晰和严重了,等待着她的命运将会如何呈现?前方,是一团扑朔迷离。 
    没有迎娶的队伍,只有送嫁的亲人,万千的叮咛已顾不上说,只强忍着牵心挂肠的痛,听凭那一支高亢的唢呐,将未来的道路吹出一望无际的宽直与悠长。 
    村口百年老树下站着的,不正是阿雅吗?她脸上满是泪水,细弱的胳膊挥动,许久。 
    急促而来的马蹄声,打乱了远行的步伐,寡言少语的阿郎,骑来了依兰依兰从小养大的白娜玛,一路追赶,到了面前,却又说不出话来,只将马儿的缰绳交到了依兰依兰手中。 
    直到依兰依兰上了嫁船,站在船头回首时,才将故乡亲人的音容笑貌生生望断,那一刻,夕阳在海面的点点金光,在眼眶中晕染开来,少女如金色塑像般凝固,留在了亲人们的记忆中。 
     
    阿妈 我要去向何方 
    阿爸 何时才能回家 
    阿奶 谁来陪你说话 
    阿爷 谁来帮你铺床 
     
    阿哥 替我照顾爹娘 
    阿妹 换上我的衣裳 
    阿雅 记着我的模样 
    阿郎 千万不要悲伤 
     
    啊 走过村庄 
    啊 走向西方 
    啊 前路茫茫 
    啊 家在何方 
     

《迷路新娘》音乐小说

    第一章   依兰依兰 

    依兰依兰16岁生日的那天,家里来了很多人。一些从没见过的远房亲戚也带着各地的奇花异草来了。在依兰依兰家不大的院子里,按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男人们挖掘培土,女人们栽树种花。暖融融的阳光,海上吹来的带有咸味的风,南方女儿们便用温柔淳厚的歌声,为依兰依兰的婚嫁祈福祝祷。 

  阿妈给依兰依兰梳头换装,窗外那情意深重的歌声,悠扬动听,却无法让依兰依兰高兴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每年村里都要选出一个姑娘,远嫁到一个叫做拉卡玛的地方去。她记得年初,族长在公祭大会上宣布依兰依兰16周岁那天将被嫁往拉卡玛的时候,阿妈分明当众哭了出来。 
  那以后,家里人都对她特别细心照顾,族长和村里的几位长辈叔伯也常来探望,就连嫁衣和首饰都是全村人凑了钱打造织就了送来的。 
  依兰依兰有时也会问阿妈,“为什么我要嫁到那么远的地方?我的丈夫是什么样的呢?” 
  阿妈却总是含糊回答,“孩子,这是你的命。你的男人在拉卡玛城等着你呢。”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来看你们?” 
  “等你在那里生下孩子,就可以回娘家探亲了。” 
  依兰依兰想起村里从前嫁出去的姑娘,从未有哪个回来探亲的,心里疑惑,再问阿妈,阿妈就沉默不答了。 
   
   
   栽一棵通波亚在依兰依兰出嫁的地方 
  让它代替姑娘留在家乡 
  栽一棵无忧花在依兰依兰出嫁的地方 
   让它驱散姑娘的无尽悲伤 
   
  栽一棵金合欢在依兰依兰出嫁的地方 
  让它祝福姑娘幸福健康 
   栽一棵婆罗双在依兰依兰出嫁的地方 
   让它守护姑娘魂归故乡 
   
   你就象那风雨花 
   不畏狂风暴雨依然怒放 
  你就象那千瓣莲花 
  不受诱惑永远纯洁善良 

© 嘟文字 | Powered by LOFTER